《道德經》漫議(第八十章)

來源:驪山老母宮網絡平臺 作者:金明立 時間:2019-08-12

 

本章描繪了老子心目中理想的社會藍圖。人民吃得香甜,穿得漂亮,住得安逸,習俗歡樂,國與國之間可以望得見,連雞鳴狗叫之聲能夠聽見,人民從生到死都不情愿互相往來。
 

原 文
小國寡民。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;使民重死而不遠徙。雖有舟輿,無所乘之;雖有甲兵,無所陳之。使民復結繩而用之。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。鄰國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,不相往來。
 

譯 文
國土要小,人口要少。即使有價值十倍百倍的器物卻不使用;讓老百姓看中死亡而不愿意向遠方遷移;即使有船有車,也不乘坐它;即使有武器軍隊,卻不用它去布陣打仗。讓人民再回到(遠古時代)結繩記事的自然狀態。吃得香甜,穿得漂亮,住得安逸,習俗歡樂。國與國之間可以望得見,連雞鳴狗叫之聲都能聽見,百姓從生到死也不互相往來。
 

謾 議
“小國寡民,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。”國土小,人口少。即使有價值十倍百倍的器物卻不使用。這兒的“什伯”是數量詞,指超過十倍百倍的意思。這里指價格昂貴。“小國寡民”圖景的出現,說明了老子時代戰爭頻繁,讓老百姓難以生存,這種背離“天之道”的現狀讓老子心中產生了“小國寡民”的理想社會藍圖。
 

“使民重死而不遠徙。”使百姓看中死亡而不愿意向遠方遷移。老子的這種愿望是非常正常的。因為老子所處時代,正值周天子分封上千個小國,兼并成了后來十幾個大國的春秋戰國時期。隨著各國人口逐漸增多,分封時那些不很明確的國界,就成了相互爭奪地盤的借口。戰爭愈演愈烈,百姓飽受戰爭之苦,小國逐漸被大國兼并,形成了列強割據的局面。面對這樣一個讓人難以忍受的戰亂環境,老子便辭官西出函谷關,來到今周至樓觀臺隱居修道。但老子當時的隱居之地還是在周王朝國土之內。他為什么不向更遠的地方逃離呢?因為他“小國寡民”的圖景還在想像之中。
 

“雖有舟輿,無所乘之;雖有甲兵,無所陳之。使民復結繩而用之。”“雖”,即使,縱然的意思。“舟”,指船;“輿”,指指車。“甲”,古代用動物皮做的護身衣服,泛指軍人穿的鎧甲。“兵”,指兵器,武器。這幾句意思是說,即使(這個小國里)有船有車,也不乘坐它;即使有軍隊武器,也不用它去布陣打仗。讓百姓再回到遠古時代結繩記事的自然狀態。“結繩”,是指遠古時期在沒有文字和紙張的時候,人們把部落中的各類大事,在繩子上打一個結的辦法記錄下來。“無所陳之”中的“無所”,是指沒有地方,沒有必要。“陳之”的“陳”,在這里讀zhèn,指古代交戰時的戰爭隊列。這里當動詞用,指擺出戰爭的隊列,準備戰斗。為什么有船,有車,有兵器軍隊卻不使用呢?因為在那個禮崩樂壞的春秋時代,社會風氣太糟糕了,老子想要矯正世俗觀念,便向人們提出了這種返樸還淳的主張,希望全社會一起回到和平相處的從前,不要再惡性循環下去了。但這只是老子的美好夢想,我們不必用當今國際環境去評判當時的現實。接下來老子繼續憧憬著他更美好生活,他說:


“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。鄰國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不相往來。”意思是說,在這樣的小國度里,老百姓吃得香甜,穿得漂亮,住得安逸,習俗歡樂。國與國之間可以望得見,連雞鳴狗叫之聲都能聽見,百姓從生到死也不互相往來。為什么他們到死都不愿意互相往來呢?因為這里的“往來”,不是和睦往來,而是相互攻擊。我為什么要這樣理解“往來”呢?這正是老子“正言若反”之說。諸侯國的當政者為了一己私欲而對他國發動戰爭,無形之中將雙方國家的老百姓引入了水深火熱的“往來”之中。這是老子不愿看到的的社會現實。


由上而看,“小國寡民”思想是老子理想的生活圖景。反映了老子對他生活時代的不滿。對此,有些學者認為,老子的“小國寡民”思想是在開歷史倒車,認為這是沒落貴族階級知識分子,在社會經濟發展洪流和新生事物面前的消極退縮表現。其實,這大大曲解了老子的本意。如果是消極思想,那老子為什么要說“治大國,若烹小鮮(第六十六章)呢?”為什么說“大幫者下流呢?(第六十一章)呢?”在老子看來:“天下者,國家也,當以清靜無欲為正,讓老百姓安居樂業。“以正治國”,國家才能太平,百姓才能安康。而國家太平、百姓安康,不僅是老子的理想,也是百姓的最基本愿望。當然,讀經重在悟道。中國文明發展歷經上下五千年,人們從上古時期的茹毛飲血開始,從戰火紛飛的春秋戰國,到秦始皇統一六國、漢武帝開疆擴土;從三國鼎立到繁花似錦的盛世唐宋;從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最后到人民共和國的建立,承上啟下、新老交替,終于成為當今中國疆土廣大,國家之強,社會穩定,人民幸福,中國有史以來最好的時期。如果道祖老子在天有靈,他一定會說他的“小國寡民”“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。鄰國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不相往來”的美好生活,就是當今社會中的各行各業、各個宗教,各個家庭,乃至于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,幸福快樂的真實呈現。

快乐彩12选5走势图